您现在的位置:深圳心理咨询中心 > 性厌恶 > 性厌恶的背后

性厌恶的背后


来源:深科心理咨询   发布时间:2017-07-11 08:49:42

  他们曾有一个充溢了爱的温馨的家。夫妻双双大学毕业,一向感情融洽,任何一方从无男女之嫌,有共同的言语,有爱情的基石,事业展开有望,家庭收入可观。可就这样一个好端端的家庭意为一件微乎其微的小事而搅乱了,从此夫妻双方都堕入极度苦恼的漩涡之中,无以自拔。

性厌恶的背后

  李洋,28岁,某大学的助教。爱人年长她三岁,研讨生,正等候会美国攻读博士。两人已婚两年,郎才女貌,相敬如宾,被同事们公以为当代的楷模夫妻。

  问题发作在丈夫出国前的体检,外科医生发现他有阑尾炎的迹象,建议手术切除,以免在国外发病,无人照顾且费用昂贵。住院期间,妻子特意请了半个月的假,护理照顾,侍候左右,真是无微不至。在出院疗养的某一日,夫妻俩躺在床上聊天,谈起手术过程的一些细节。丈夫无意提到,手术无菌恳求严厉,手术前剃阴毛的是位女护士,看去文文弱弱的白衣使者,触及异性的生殖器竟一脸毫不在意状……擅长演讲的他,绘声绘色地一番描画,意在取悦妻子。可他那喜形于色、津津乐道的神色却因此深深地印在了妻子的脑际。

  从此,妻子一如既往,不只拒绝与丈夫同床,而且想到了离婚,以致痛苦得想去死。她说不出丈夫有什么过错。这是手术无菌操作的需求,护士纯系实行工作职责……这些道理,她心里都明明白白,可就是感到昔日纯真的丈夫和圣洁的爱从此被法污了,为此,她整天烦恼焦虑,肉体恍馆,寝食俱废,眼前总是浮现丈夫叙说的那一幕。她也曾命令自己回想那恋爱的朝朝暮暮,洞房花烛夜的海誓山盟,以唤回昔日的情爱。可是深深印入她脑际的这一幕犹如在她心中筑起的一道无法逾越的墙。

  丈夫是无可挑剔的,为给妻子以肉体安慰,他放弃了出国进修的机遇。固然她是那样排斥他,但他不断不离左右。他置信,凭着他俩既有的感情,凭着他的挚诚之心,一定能唤回过去的爱情。可是三个月过去了,她没有任何转变,于是他不得不求助于心理医生的辅佐。

  张梅,27岁,大学毕业,工厂技术员。丈夫29岁,该厂的业务员。这对既是同窗、同事又是恩爱夫妇,平日里更是相亲相爱。美中缺乏的是丈夫经常出差,张梅不得不常常压制着自己的感情。转眼三年过去了,女方由于不时没有怀孕,便去医院检查,验了血。尿,还做了血清反响和涂片观察。没想到大夫神秘而又严肃地对她说:“你有性病,难怪不怀孕,你爱人是个跑业务的吧,尽往南方跑,难免有寻欢作乐之嫌啊!”

  显然,这是一位同情女性又极善演绎的大夫。顿时,她感到天旋地转,难以支持。回家后便气呼呼地将大床换成两张小床,夫妇各住一间,从此不再理睬丈夫。理由是他有性病。丈夫摸不着头脑,便拉她前去医院核实,几经查对,重作化验,结果证明是医院误诊,错把别人的阳性写在了她的化验单上。按理说误解解除了,夫妻该和好如初了,可是妻子除同意保管名义上的夫妻关系外,拒绝再过夫妻生活,她不只性欲冷漠,以致抵达了厌恶的程度。作为妻子,她知道这一角色应尽的义务和义务,为补偿未尽之责,她一心努力于家务,以照顾好丈夫为己任。恩爱之家名存实亡,只留下表象上的和和睦睦。丈夫作任何解释、劝慰都无济于事,一筹莫展中走进了心理诊室。

  从表面上看,以上两例反映了女性的一个传统意念——对性爱的极端狭隘主义。普通来说,性爱的心理特征有冲动性、隐蔽性、直觉性和排他性四个方面。其中,尤以排他性更为突出,因此夫妻之间客不得第三者存在,即便丈夫在外逢场作戏,丝毫不侵犯妻子的权益,也为妻子所难容,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但她们二人,一个是由于无可厚非的医护义务,一个是曾经查实了的误诊,为什么她们都难以接受自己的丈夫?更令人费解的是,她们还真的为这事实上根本不存在的丈夫之不轨而痛苦,为失去圣洁的爱而欣喜若狂。明智上清清楚楚地知道,过错不在丈夫,又为何咬住这突发的不测不放,任凭丈夫苦口婆心,百般解释,而我行我素,不为所动?

  在心理断层扫描、认知、领悟和行为矫正等措施的综合调理下,她们的性厌恶终于得到了康复。所谓的“心理断层扫描”,也叫“心理CT”,它是心理层次分析的别称。由于人的心理按认识程度有浅、中、深三层之分。依此两例而言,她们自己知道性厌恶是由于对丈夫的歪曲,是不应该有的,这是浅层认识;她们能模模糊糊地知道这种莫明其妙的厌恶来自内在的某种不满心情,但得不到明白的自我解释,这是中层次的潜认识;至于她们真正的内心动机的缘由是什么,根本就是她们自身也难以认识、明了的,这是潜认识的、深层次的。作为心理医生就是要透过现象挖掘其潜认识的内容,并把它提到认识上来,使他们有所领悟,从而使心理障碍迎刃而解。

  在经过多次心理分析之后,李洋和张梅的潜认识内容被揭开了,原来是潜在的“恋爱情结”构成的。她像女儿眷恋父亲那样不希望丈夫经常分开自己,同时又潜伏着一种罪恶感,由于父女间是不能发作性爱的,乱伦忌讳与理想的猛烈抵触,在遇到一个偶然的心理创伤时,便以合理的变位方式反响出来,即表现为对爱情亵滨的厌恶反响。童年的阅历,成人不会去有认识地搜集,固然如此。它不会因时间的流逝而偃旗息鼓,它将继续留在潜认识中,乃至缠绕成“结”。在成年后,一个偶然的情感风浪,它便乘虚而出,放射出一种庞大的力气,这股横冲直撞的力气足以淹没理性的指挥。让这些早年的心情体验干扰成年后的生活,看起来是幼稚可笑的,但它又确实存在于一部分女性的身上。

  女孩大约在5岁以后,情爱方从自身(自变)向外转移,第一个对象便是父亲。这阶段,女孩对父亲显现出格外的接近和眷恋。当然,幼小的心灵是纯真的,但她知道与她竞争父亲感情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母亲,于是萌生出嫉妒乃至憎恨心情。此时,父亲若是过火偏爱女儿,或由于家庭特殊情况使女孩得不到足够的父爱,都会呈现心理展开的固着或倒退——即退回早期阶段以寻求补偿,结果表现为成年的恋父倾向。不过,这种成年恋父的表达方式不同,假设赤裸裸地以直接方式反响,就是变态心理症;假设以间接方式(契合伦理道德规范)反响,则最常见的表现是在对象的选择与夫妻关系上,情不自禁地以父亲的形象和性格作模范,或是恋爱总不得成功,或是固然结婚,终因性格不投而招致夫妻失和或离异。

  怎样才干使女性的恋父情结,在心理展开中自然安康地过渡呢?主要关键是自居心理的构成。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儿童教育问题,但理想中,很少有人把培育自居心理应做问题来注重。按照心理展开规律,这种恋父现象需求经过社会性别角色的同一性学习过程来转移。以女孩而言,她的学习模范是每亲,于是我们可以见到四五岁的女孩抱娃娃、摆家家玩,游戏中充任母亲角色等现象。在正常家庭,夫妻调和状态下,这种展开过程是很自然的,但在畸形家庭就不然了,如有母无父、有父无母,或母亲失去义务感,父亲失去角色作用等,都会构成自居的困难,以致女孩不能女性化。一旦女孩完成了性别角色的同一性,她就会与母亲的感情融洽起来,放弃对父亲的眷恋,进入下一阶段的展开过程。由此可见,父母亲的形象和行为,在塑造子女社会化方面,还是个很重要的要素呢!

  这两对夫妻,在领悟的基础上,令其中止普遍的社会交往,扩展生活圈子,调整原有的恋父型夫妻方式,重建起新的夫妻关系和性行为方式。半年后,她们均从性厌恶的泥潭中摆脱出来,步入正常的夫妻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