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深圳心理咨询中心 > 案例分析 > 扭曲的青春

扭曲的青春


来源:深科心理咨询   发布时间:2017-07-14 09:28:13

  进了中学,男女学生之间常常一反小学时期那种对异性疏远的现象,开端对异性接近、向往和眷恋,这种青春初期“性认识”的萌芽,本是青春发育中的一种正常心理现象,无可厚非。不幸的是,自古以来,人们把有关男女性爱的问题当作丑恶之首,把它与道德败坏、下流无耻划上了等号。因此,对青少年这种朦朦胧胧的性认识,不是无认识地讪笑,就是有认识地谈论或挖苦,致使百般阻止他们之间的正常交往,结果使无数的青少年堕入了苦闷、忧虑之中。

扭曲的青春

  特异功用

  一个高中生来到心理咨询室,说他的视野特别宽,除非异性在他背后,否则都能用余光看到。他对这种“特异功用”很苦恼,怕看了他人他人会对他恶感,骂他不怀好意,致使惧怕他人会伤害他。所以他尽量避开一切的女性,不看女性。但这只需不出门才做得到,于是他死活不肯去上学,因此,父母只好把他带来看心理医生。

  原来问题出在他的青春初期。上初二时,他对异性有了异常感。一天,他借到一本琼瑶的言情小说,自习课在教室里看,为避免教员发现,便背对教室门口,并用双眼余光“巡视”。偶尔抬头时,恰恰与他面对的一个女同窗发作对视,两人均会意一笑。这一视一笑,便在他心中荡起了一阵小小的波纹,也似乎沟通了二人的心理。以后,他俩在一同说话、讨论问题、嬉戏打闹,以及在一同回家的时间便多了起来。这一现象自然逃不过同窗们那“敏锐”的眼睛,很快就有人谈论他与XXX谈恋爱,关系不正常……并传到了教员和家长的耳朵里。紧接着是教员紧急“召见”,责令写反省;父母无情地责骂、逼他写保证,同窗们更是谈论纷繁,说他道德败坏。一时间,他从班长变成了一个坏学生,在人前抬不起头来。固然他没有谈恋爱,还是按父母的意义写了反省和保证,与她隔绝了交往。但心里总有她的影子,并不时用余光去偷偷地瞅她,却又怕他人发现,因此尽量控制本人,可是越控制越凶猛,后来便呈现上述“特异功用”。

  其实,对异性接近、向往、眷恋等心理,是青春初期性心理开端躁动的一种细致表现,而人们却常常把这种躁动心理误以为是“早恋”,一旦发觉,便不分青红皂白,采取断然措施,横加干预。殊不知,“异性相吸”同其它自然规律一样,是难以人为地逆转的。青少年的求异心理如不能从正常渠道得到满足,必然会从非正常渠道,以不正常的方式去寻求满足,致使呈现各种异常的心理和行为,致使走上立功的道路。

  少年相思病

  他叫不进,自杀得逞后由两位兄长陪同来找心理医生,说他得了“相思病”。

  他出生在湘西一个偏远的山村,那里的人们男女界限十分清楚,男孩与女孩一同玩,便要被人们笑话,因此他很少同女孩子游玩。读初一时,他与一女同窗成果同样数一数二,又同是班干部,常在一同的机遇较多,因此被同窗们笑为“天生一对”。尔后,原本宁静的心海起了微波,内心固然喜欢接近她,但惧怕他人谈论、笑话,又不敢接近她。逐步地,这种愿望愈来愈猛烈,到初三时已展开到一上床就梦想着与她交往的情境,难以入睡。但是,当他真的与她在一同时,又脸红心跳,不敢讲话,非常害臊,恨不得马上分开。因此逐步呈现 失眠、留意力不集中、学习成果降落等表现,以后病症越来越重,简直一看到女性就想入非非,致使与嫂子在一同也有非分之想。固然几次求医,在未对医生讲心里话,被当作神经衰弱、肉体团结症咨询一年后,不只毫无效果,反而不堪肉体上的痛苦而呈现了自杀的意念。

  小进的病症是典型的因短少与异性的正常交往而招致的“性慌张”和“性过敏”症。从他的阅历中不难看出,招致他发病的缘由之一,就是人们对和女同窗交往的讪笑和谈论。在这种社会认识气氛中,许多青少年为了免遭非议,对异性常常采取一种不自然的退避和疏远态度。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性器官和性机能的发育日趋成熟,盼望接触异性、理解异性的心情愈猛烈。由于对异性短少正常的、必要的交往,这种猛烈的心理需求得不到满足,就极易对异性构成某种神秘感、恐惧感和不顺应感,变得对异性想入非非,容易对任何异性都入迷。而一旦与异性接触,在兴奋之余又会产生若干的不安,致使罪反感。猛烈的愿望与事后的不安所产生的内心矛盾,常常招致强大的心理压力,致使进一步影响身心安康。

  不恋女身恋女发

  深夜,一个黑影从窗户翻进女工宿舍,摸着一个女青年的头发,“咔嚓”一剪……女青年惊醒过来,惊叫“有小偷”。喊声惊扰了整个宿舍,人们当场把“黑影”抓住,扭送到派出所,警察认出是某部军干小E,他曾经是第三次因夜闯女室剪取女发被抓了。指导从派出所领回小E,从他每次被抓后都招认本人行为丑恶,追悔莫及,愿意矫正和承受处分,但事后一遇机遇又欲罢不能的状况剖析,疑心他有心理障碍,因此陪同他来心理咨询。

  小E出生在干部家庭,从小父亲较少管他,母亲则严厉而专横,动辄罚其睡“可怕的小黑屋”,故他自幼就惧怕,性格内向,只喜欢同女孩子一同玩。当女孩哭时,他常常用抚摸其头发的方式给予抚慰。约9岁时偶与邻居女孩睡一床,便产生一种想摸对方身体又不使其觉察的念头,他试着摸摸其头发后,竟感到“好玩”。有一次在排队时,拥堵中他的手指无意碰上一位女学生的头,顿时心里产生了一种很特别的觉得。以后,他好象上了瘾似的,常常情不自禁地托故抚摸女生的头发,致使惹起对方的恶感也毫不在意。考入大学后,他学习成果优秀,唯留恋女发愈益严重,凡看到梳理秀发的女性就冲动不安,常常不能自控地去设法触摸,并屡次携带剪刀外出,偷偷剪下女性头发珍藏起来。一旦恋发欲念呈现时,便取出珍藏的头发抚弄、嗅吻,感到很满足。但除头发外,他从没有其它越轨行为。

  医生诊断他是患了恋物癖,属性心理障碍的一种。病源是由于母教过于威严,他在幼年时期缺乏“母爱”的愉悦体验及对男女性别的猎奇心未得到正确引导,使他不时在“潜认识”中试图探求男孩与女孩的差别,对女孩有猛烈的猎奇心,致使抚摸女孩时感到“好玩”。进入青春期后,由于不擅长交往,盼望与异性接触、理解异性的欲求未能满足,致使偶然触摸女发的愉悦体验与萌生的性认辨认离,并经屡次反复后构成条件反射,旧念新感一同替代了正常的性心理,从而顽固地表现为恋女发习癖。